您所在的位置:鸿运国际>篮球胜负>涔愮櫨瀹跺ū涔愪箰鐧惧�� - 与王村村一起无聊

涔愮櫨瀹跺ū涔愪箰鐧惧�� - 与王村村一起无聊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6:12:39| 有 285位朋友查看

简介:涔愮櫨瀹跺ū涔愪箰鐧惧�� - 与王村村一起无聊

涔愮櫨瀹跺ū涔愪箰鐧惧�� - 与王村村一起无聊

涔愮櫨瀹跺ū涔愪箰鐧惧��,我在网上找见王村村时,他正处于给水稻墓地找地皮的阶段。

我说,「我们可以帮你把这个需求发表在杂志上,看看有谁愿意提供一小块地来让水稻安息。」

他有些意外,「这样可以吗?」

我说没问题,因为我们杂志偶尔也想做点无聊的事。

文|易方兴

编辑|柏栎

摄影|尹夕远

视频剪辑|韩逸

墓地

「你会觉得无聊吗?」面对立志成为全世界最无聊的人的王村村,我问了一个无聊的问题。

和预想中一样,这个全世界最无聊的27岁年轻人压根儿不觉得无聊。他觉得这个世界「有意思还来不及」。他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灰色花岗岩墓碑,墓碑上刻着墓志铭「亩产一万斤」,生卒年月是「2018.9.20—2019.3.25」。墓碑顶着两个大大的字—— 「水稻」。

这是他为自己种的水稻准备的墓碑。6个月前,他从植物研究所讨要回来一些野生稻种子,种在自家的浴缸里,目的是种出一碗米饭,然后吃掉。一开始,稻子们长势喜人。在钢筋水泥森林里,他常常站在卧室隔着玻璃观看这一丛绿色,感叹「这是我的稻子」。颇有一种小王子在星球凝视自己玫瑰花时的喜悦。如今,或许因为种得太密集,稻子们陆续枯黄死去,他颇为自责,「我太忙于做别的事,有时忽视了它们。」他于是决定在北京寻一块地,给水稻办个葬礼。

王村村和他培育的水稻

我在网上找见王村村时,他正处于给水稻墓地找地皮的阶段。我说,「我们可以帮你把这个需求发表在杂志上,看看有谁愿意提供一小块地来让水稻安息。」他有些意外,「这样可以吗?」我说没问题,因为我们杂志偶尔也想做点无聊的事。

我们约好时间在他家里碰面,我十分好奇全世界最无聊的人的家是什么样子。同时令我感到好奇的还有他的身份——给他定义身份是一件困难的事。他有348万个微博粉丝,微博上他的简介是艺术家和诗人,但实际上当看完他的微博,你也可以说他是个焊工、机械师、电脑维修员、手机贴膜师傅、铁匠、陶匠,或者是泥瓦工。当然,他在法国的商学院留学多年,也可以做个翻译。这样弄到最后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称呼自己,最近他参加了一次演讲,干脆给自己定了个「视频博主」的头衔,因为他做短视频也是一把好手。

但总的来说,他过去4年致力于无聊事业。王村村做过各种各样的事,这些事有些人一听到就会说,「无聊透顶。」另一些人则会得出相反的判断:「有趣至极」。比如王村村用2万个气球试图让一头猪悬浮在空中;又或者是花了6个小时数出来一碗米里有16250粒;他还知道平均每个草莓里有289.2粒籽,因为他数了不少。有一次他给手机贴了200层钢化膜,最后手机厚得像一块砖头。他打铁、削木头、捏泥巴,分别做出了一把有着权力的游戏里狼头的菜刀,一把可以连续发射牙签的袖珍诸葛连弩,以及一只喝成了球形的雄鹿砚台。另一些时候他则写诗,他把看到的任何东西写进诗里,比如写他们家的电饭煲:

往常一样

你只煮一碗饭

一万八千四百二十一粒

比昨天少两粒

一碗饭

却数出两个人的孤单

但他几乎从不做重复的事,也不写重复的诗。不过,从接触到王村村起,他一直一直都在重复一句话:

「我是村村,希望你开心。」

无聊

王村村住在cbd旁的一栋公寓里,我不得不感叹,王村村的家门太好找了。

门上挂了一副对联,上联是「天天许愿脱单暴富」,下联是「自己心里没点逼数」,横批是「开心就好」,中间还有个「村」字。这幅对联小到只有一本书那么大,远远看去像是门上的一块二维码。这对联的字一看就是他写的,他曾经练瘦金体练了一半就荒废了,因此很好辨认。

王村村家门口的mini对联

此外,门口竟然还摆了两个石狮子。一个是正常的石狮子,另一个的脸庞则像一朵微笑的向日葵。王村村开门迎客,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白皙干净的青年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,只是他的头发像徐锦江演的鳌拜那样,向四面八方发散开来。他有些羞涩地笑着说,「刚醒,一会儿要是出去,大不了带个帽子。」

如今你很难见到像王村村这么随和直率的网红了(不过他不喜欢说自己是网红)。他不说客套话,也不需要你说,他冲你笑,就说明他是真的开心。这就像他明知我今天要同摄影师一起来给他拍照片,他也没有打扮一下或是精心选一下衣服。

来王村村家之前,我早就在网上见到过他家浴缸里水稻的样子。但当实际见到之后我还是被触动了。我们身处的地方是北京最繁华的区域,从王村村家的落地窗向外看去净是高矮不一的楼房和穿梭的车流,但我竟然在这样的地方见到了一「缸」水稻,空气中还有一种稻田的气息。我小时候在农村生活,因此对这样的气息颇为熟悉。水稻一共有70株,密集地生长在浴缸里,约有1米高,大部分已经枯黄了,只有两株还保留着坚强的绿色。我身旁的摄影师今年30岁了,他摸着一株水稻的杆儿感叹,「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摸到水稻。」

王村村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镰刀,镰刀很新,刀刃在灯光下还反着光。我给吓了一跳,这年头,谁会在家里放一把镰刀?拿家家户户都有的剪刀剪稻子不也行吗?「不行,收割水稻当然要用镰刀。」王村村郑重其事地说。与此同时,王村村指了一下我们身后白色的肥料壶,跟新闻联播里农民伯伯们施肥用的壶一毛一样。在他的卧室里,还摆放了一个实验室用的高压锅,目的是把种水稻的半吨土放进去进行高压高温消毒。

你可以从各个细节注意到,他种水稻是极其认真的。「我之前在农业网站上查过,水稻的播种适宜间距是10厘米。」为了模拟光照,他买了1000多块钱一个的全光谱植物灯挂在水稻上方,一个不够,他买了7个,每个150瓦,每天严格光照12小时,「以免水稻们倒时差」。为此他提前充了2000块钱的电费。七个灯都打开的时候卫生间像是开了7个浴霸。为了避免出差的时候没法浇水,他甚至设计了一个蓝牙的浇水装置,这样在外地都能浇水。水稻从2018年9月20日播种,到2019年2月份一直长得不错,到了3月份,水稻该开花了,但却陆续枯黄死掉了。

为了模拟光照,他买了7个单价1000多块钱的全光谱植物灯挂在水稻上方

王村村依次握住枯黄的水稻杆说,「你摸摸,这里杆子是硬的,花可能在杆子里。」他边说边收割,水稻发出折断的声音。水稻的叶片边缘有锯齿,他一一熟练地回避。他从小生活在重庆的农村,干起农活儿来手脚麻利。在城市里种水稻这件事让他很开心。

「你种水稻,和农民们种水稻有什么区别?」

「农民伯伯种水稻是为了吃啊,我不是,我是为了种水稻而种。你能明白吗?」

少年

用镰刀收割完水稻,王村村把装满水稻的整理箱摆在杂物架下面。在这个30多平方米的开间里,王村村已经住了一年半,这个房子的房东是个好人,虽然只见过一面,但是依然同意了王村村改造浴缸的计划。

王村村家进门右侧的半面墙上,挂着500色的彩色铅笔,他花了几千块钱买下来这些彩色铅笔,每个月收到一盒,一共收了20个月。铅笔并排排列着很美,但从没被使用过,因为王村村「还没想好怎么用」。

王村村还没想好怎么用的彩铅

在彩色铅笔的旁边,则是几个画框,其中一个画框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个画框里是一个拆解后的iphone手机,有一种工业化的美感。「我每个版本的iphone都拆过,如果以后要再用这手机的话,我再把它装回来。」王村村说。

被王村村「肢解」的iphone

他出身于重庆一个乡村,父亲做建材生意,生意时好时坏,也使得他的生活时而贫穷时而富裕。富裕的时候,他17岁从家里要了钱,就一个人去了马尔代夫看海,原因只是因为他觉得「我突然想去看海」。贫穷的时候家里的光景也很惨淡,地里种出来的谷子还得自己家里用磨来去壳,直到19岁他才吃到人生中第一个生日蛋糕。但他也很喜欢那些不那么宽裕的日子,他还专门写了一首诗纪念童年生活:

《小时候》

在农村长大的几年

是我人生

最美好的几年

自由、平等

最重要的

是没见过外面的世界

王村村对世界的好奇心从小就有,某种程度上来说,无聊也是好奇心的衍生品。比如小时候他会好奇蜻蜓是什么味儿,把蜻蜓烤了吃进嘴里,「但很不幸烤糊了」。他还好奇妈妈做的喂猪用的猪潲水是什么味,「还挺好吃的」。小时候,他的爷爷会跟他一起比谁尿得更远,有一回爷爷还说自己练会了一招「尿分叉」的绝技,让他羡慕了很久。他还在童年锻炼了动手能力,因为妈妈做饭的时候他要负责拉风箱和点火,他太小,点火经常失败。

到了初中,他又发展出了维修技能。「我以前上初中的时候,家里买了个电脑,那时电脑经常坏,逼得我自己去修。我就呆在楼下电脑维修店师傅旁边,学会了他重装系统的技术。」后来他淘到一张重装系统盘,学校老师电脑坏了都找他。电脑的硬件系统也被他拆了一遍,他又把拆东西的能力发展到手机上。他的很多无聊的作品都与年少时这项技能有关,比如,最近他用电脑的内存条做了一把梳子。又比如,他的键盘r键坏了,他就专门做了一个外接键盘,键盘上只有一个r键,还能发光。如今,这个r键像条尾巴一样吊在他的键盘上。还有一次,他买回来一个电脑显示器,把显示器的偏振膜撕掉了,这下电脑显示器就成了白茫茫一片。然后他又把偏振膜贴到了眼镜上,这样一来,他就拥有了一个只有戴上眼镜才能看得见内容的电脑屏幕。

王村村为r键制作了专属「键盘」 图/微博@我叫王村村

「那你怎么没成为一个电脑维修专家?」我问他。

「我不能在一条路上走得太远,那样只会越走越窄。」他说。

他于是又走上了别的道路。

王村村家里有个魔方。在度过了初中修电脑的阶段之后,他开始进入了高中玩魔方的阶段。玩魔方太过入迷以至于有一回上课玩魔方被老师收走了,一般学生自知理亏也就算了,他偏不,他站起来跟老师较劲,「老师,我要是45秒还原了魔方的六面,你能不能还给我?」在这之前,他没有做到过45秒还原,但那一次他做到了,这是他玩魔方的最好成绩。

老师把魔方还给了他。

这种在自己领域的较劲的性格或多或少也延续到了今天。在家里种水稻也是源自于他与网友较劲。他曾经自己种了一些空心菜在家里,准备炒来吃的时候,网友半开玩笑地挑衅他:「自己种菜算什么,有本事锅碗都自己做啊。」他开始较劲,花了几天去打了一把菜刀。菜刀还不能随便打,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块花纹钢,又雕刻了《权力的游戏》里的狮子头当成刀柄,专门为菜刀配了一个皮质刀鞘,刀鞘上还不忘也雕上一个狮子头。他给菜刀取名叫「权力的菜刀」。然后又陆续打了一口锅,捏了一套陶碗,做了一双筷子,临到快生火的时候,他的朋友觉得,火也应该自己生。于是他开车到六环外的野地里,开始钻木取火。从上午钻到晚上,火终于升起来了,炒熟了空心菜。「好吃吗自己种的空心菜?」「好吃好吃。」

王村村出品——「权力的菜刀」

我对王村村家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很好奇。比如我看到有一本发着蓝光的书,王村村把一个金字塔模样的三角体放到书上去,三角体竟然发光了,并且悬浮在半空中开始旋转。「这里我用了特斯拉线圈和磁悬浮的原理。」我装作听懂了一直「哦哦哦」。

运用了特斯拉线圈和磁悬浮原理的三角体

王村村拿起这个金字塔放在我手上,这是个纸做的金字塔,我想起来他在微博上写过,这个金字塔的纸是王村村自己造的。

现在,我丝毫不怀疑王村村也能用水稻遗体造出来一批草纸。在过去几年时间里,他还做过许多其他无聊的作品,比如一个不能放相片却能放植物进去的相框,植物放进去会像被风吹拂一样轻轻摆动。还有一个利用特斯拉线圈原理做成的鱼缸,这个鱼缸的诡异之处在于把灯泡扔进水里去就会发亮。

其中的一些作品超越了普通人的认知范围,以至于有一次他把灯泡扔进鱼缸发亮的视频传到抖音上,结果被官方删除了,理由是「违背常识」。

孤独

王村村是个颇为专注的人。同这句话一样贯彻下来的还有高中的时候形成的一种习惯——思考。「当时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万小时天才理论,意思是做任何事情,只要累积到一万小时,就能成为这个领域的天才。当时我正在上高中,课堂上别的事情都做不了,我于是只做一件事,思考。」

高中时候,他每天花2到3个小时时间来发呆。他学习成绩不怎么样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宁可花时间在发呆上。「当时思考一些终极问题,人为什么活着,学习的意义是什么,宇宙的边界在何处之类的事。」以至于当时他没什么朋友,因为同龄人想的事情跟他不在一个频率上。

后来他一个人去了法国的商学院留学,学金融。他不玩网游,也不交朋友,更加热爱思考。他有一个笔记本记录着当时在法国感兴趣的东西,既有各种金融业的术语,又有行星的运行轨迹,有人类睡眠的曲线图,还有单反相机镜头的结构。他的笔记用黑色、蓝色、红色的三色笔记录着,每一张图都是出自他的手绘。他说他在宿舍里想问题,一坐就是一天。

王村村在法留学时的笔记——单反相机的工作原理

转折点来自于家里的变故。2015年,王村村父亲做生意失败,在法国刚读研一的他面临交不起学费的困境。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则来自于学校,他觉得课程设置过于传统,对网络所涉无几,他突然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。

法国留学生涯由此结束。他其实很怀念这一段时间,「这段时间我常常花大片的时间来思考,因为在国外你只有一个人。」逐渐地,他也会在一个人的时候做一些事让自己开心。他会在脑海里让桌子上的水果们角色扮演,比如让一个葡萄干和一个桂圆干一起举杯说:「干了。」这样一玩就是几个小时。就连堵车在路上的时候他都会想出一些无聊的点子,比如他看到车窗上有一只蚊子,他说自己唯一的乐趣就是想把蚊子拍死,于是他用手机拍了一千多张蚊子照片,并且抱怨「拍死蚊子好难」。

辍学回国后,这样的习惯延续至今。2016年2月的一天,他突然发了一条微博说:「我也不是无聊,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也希望有人来逗自己开心,而这个人,恰好也是我自己罢了……」他用各式各样「无聊」的发明创造给自己筑了一座城堡。一个很典型的事情是,在我们碰面的这一天,聊完水稻,又听完了王村村介绍家里的新奇事物,我们又饿又渴,于是邀请王村村一同吃晚饭。我问王村村,「家附近有什么好吃的?」他一脸茫然说,「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多,还真没怎么下楼来吃过饭。」仿佛让他走出家门,来到外面的世界是一件很难的事。

2017年4月到10月的一段时间,他受到了来自于行业上的打击,一度抑郁得想自杀,他说,「我看着家里的落地窗,很想把窗子砸碎了跳下去。」王村村不想让我细说抑郁的缘由,因为他想保护他的粉丝们不受到波及。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陷入了对自己的审判当中。「我在想我之前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,以及这个世界怎么了。」他2016年最火的微博是舔一根像拳头一样大的棒棒糖,从零点舔到了凌晨3点,棒棒糖才只舔掉了三分之一,舌头都舔出了血,因为网上宣称这一款棒棒糖是「舔不完的棒棒糖」,他非要舔完试试。这条微博有了6万多个转发,王村村在当时火了。但是他现在却只感到沮丧,「为什么连这样的东西都能火?互联网到底怎么了?」

王村村从零点舔到了凌晨3点的棒棒糖 图/微博@我叫王村村

他陷入到一种悖论中,一方面他成为了网红,可以接更多广告,让自己过得更好;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成了这个浮躁且无意义的互联网社会的帮凶。在这之前,他在网上写了那么多诗,推荐了各种各样美的家具、设计、服装,都不及拿出一个拳头大的棒棒糖舔上3个小时。对于一个理应靠流量生活的网红来说,这样的思考过于沉重了,同时这也加剧了他在互联网上的孤立。他没有圈子,既不在营销圈,又不在艺术圈,诗文圈他也自认为不够格,他成了一个茕茕孑立的人。

这段时间他写的一些诗都关于孤独。

《无题》

即使

最孤独的时候

也不会自言自语

至少

听我说话的

还有三秒后的自己

但他与其他被孤立的人不同,他的性格温和,说话幽默,与他相处常常如沐春风。他想法超前,观念里却依然遵循着最传统的部分,维护着常识、自然、真实。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可贵的部分。这个部分也让他纠结,网红的身份让他茫然而困惑,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也使他躲进城堡里。他的城堡里有世界上最有趣的点子。他坐在家里,指挥着万物,像一个造物主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没人不希望过这样的生活。

王村村讲解他制作迷你诸葛连弩的过程

现代主义无聊

最终,水稻被王村村摆在窗台边风干了。他说如果实在找不到地方埋葬它们的话,他就把这些水稻做进枕芯里。处理完家里的事情,我找到了一家火锅店吃饭,因为我觉得他是重庆人,会喜欢吃火锅。

他酒量还不错,我们一起喝了8瓶啤酒,他最高的记录是喝9瓶啤酒。喝了酒之后,他谈起自己的母亲,一个虽然只有小学文化,但仍然努力教他念诗的母亲。

《母亲》

小时候

日子虽清苦

只念过小学的母亲

坚持教我读诗

夏日乡间清晨的阳光

落在你不经岁月的面庞

院子里

你一遍一遍

读给我听

白日一三近

房河如海流

鱼穷千里牟

更桑一层楼

那时什么都不懂

但那个瞬间

像一首诗

事实上,很多关于母亲的瞬间都像暖炉一样保存在他的记忆里。有一次他给网友录自己母亲炒菜的视频,录的时候王村村说,「妈,我长大以后养你好不好?」说完王村村自己哭了。他心疼母亲,总希望终有一天能够保护好母亲,就像母亲一直以来保护他那样,但他如今做的事情又很费时费力费钱,种水稻费钱、改造浴缸也费钱,于是他常常有一种愧疚的情绪,因为守护家人这个目标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实现。「我有时候也在反思,是不是应该退回去,从赚取流量的角度去做内容,去赚钱,或者说,我是不是一开始的这条路根本就走不通。」

这就像他在给猪绑两万个气球的那次尝试中,他说,「当时其实我也可以找那种特制的气球,那样更大、气密性更好,但是我觉得如果那样的话,好像这个事情里就少了一点我对这个世界的挣扎。」

王村村一直在世界中挣扎。

「每次这么想的时候就想着,再坚持一下,就到现在了。」王村村说。他总是特别希望把事情做到极致——哪怕是别人看来无聊的事,于是又不计成本地投入。「但你总有一个时候,可能做不下去了,毕竟现实生活的压力也很让人压抑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不会赚钱就几乎等于没用,就是对一个人的否定,这可能也是一个我会坚持的理由吧。就像身边人会跟你说,你就是太要脸,想体面,最后结果就是穷,到最后什么也没有,所以也都在说,要向这个流量的大环境去妥协,顺应大家的喜好,我其实也没有答案。」

这正是王村村身上最矛盾的地方。他没有圈子,没有人可以模仿,反对者甚众,所做的事情又是那么的理想和认真。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,「说实话我还不知道我下个月怎么办。」但这也不妨碍他策划他的长远目标——继续种新的一批水稻,给水稻进行基因编辑之后,种出一茬能发出蓝色荧光的水稻来。又或者是把自己死后的骨灰用火箭送到太空中去。

说到难过的地方,我们干了一杯又一杯啤酒。途中尽管有些压抑,但喝到最后,我发现王村村的眼睛越喝越亮。他想起来他还有那么多粉丝,「我要对他们负责,所以也不能放弃。」哪怕在他最抑郁的那几个月,他也从没在微博上表露出一点点负面的情绪。

他说,也是自从舔棒棒糖视频火了之后,2017年4月成了一个他人生的分界点,在这之前是「古典主义无聊」,在这之后就迈入了「现代主义无聊」的阶段,「无聊这件事改变了很多我对世界的看法。相比于之前的古典主义无聊(指人们都能想到的那些无聊),如今做的事情多了一些现实意义。我渐渐明白,任何一种东西或者方式,都能成为我们走向未来的驱动力。可能每个人都会找到适合自己的那种方式,我恰好选择了无聊而已。」

王村村在艺术领域涉猎广泛,曾经自学了钢琴

我们最终在地铁站前告别。王村村戴着帽子,转身消失在人流中。我想到他说的「我是村村,希望你开心」,想到很多他做过的无聊的事,也想到刚才看到的许多无聊的发明。这一瞬间,我竟也想到我自己。小时候,我也曾是个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小孩子。究竟是什么时候,这样的好奇心消失了呢?小时候的那个我,长大之后又到哪里去了呢?

已经不懂如何无聊的我能认识王村村,我很开心。

威廉希尔娱乐

最新推荐

  • 新派川菜VS中国风:酸汤鱼和木桶鱼

    酸汤鱼源于贵州,当地人饮食习惯以酸辣为主,酸味来自糟辣椒和番茄。这段时间常去佛山觅食,在岭南天地钟楼旁的采蝶.悦蓉庭园,他家主打新派川菜,将贵州酸汤鱼稍作改良,出品的酸汤鱼、木桶鱼令人一吃惊艳!酸汤鱼火锅是悦蓉庭园的招牌菜,在贵州酸汤鱼的基础上,改良成四川火锅新品种。悦蓉庭园在佛山禅城祖庙的岭南天地,餐馆占地面积大,多元化经营,包括川菜、西餐和酒吧,晚上有驻唱歌手表演。

  • 从军事角度来讲,诸葛孔明还是差了司马仲达一大截

    三国时期,人们公认最聪明的两个人无疑就是诸葛亮和司马懿,但从军事角度来讲,诸葛孔明还是差了司马仲达一大截。但反来想想,也不得不佩服司马懿在战争中的示弱。可惜胜利后,被曹睿以养寇自重,放走了诸葛亮为由再次革职,软禁于宫中。自司马懿清除了曹爽势力后,曹魏的军政大权完全落入司马懿的手中,为司马氏取代曹魏奠定了基础。所以,将司马懿的一生从这个角度看,也不免得同情。

  • 竟美化祸港头目黄之锋,香港教育的病,得治

    近日,有媒体在网络上贴出的一张图片显示,香港一所中学的教材将黄之锋列入“中华传统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”,还对其所作所为大加赞赏。从这部荒谬的教材,可以一窥香港教育的严重问题。“泛政治化”有其根源,很重要的原因在于,香港教育如今缺乏好与坏、是与非的最起码标准。近日,曾经痛斥香港通识教育弊端的叶刘淑仪,当选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新任主席,网友评价“看到了香港教育的希望”。

  • 8岁男童家中遇害,凶手竟是亲哥哥,知情邻居透露

    近日一名8岁小男孩被人杀害而杀害他的凶手是他18岁的哥哥事情发生在广州某居民楼内,当天早上八点左右,由于时间较早,大部分人都没听到屋内的争吵声,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警方到场后,在一楼拉起了警戒线。而在此期间,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赤裸着上身,裤子沾满了血迹,被人搀扶着走出了屋外。对于俩兄弟平时的情况,知情邻居透露:谈及哥哥行凶的原因,知情人怀疑:目前,警方已经介入,案件有待进一步侦查。

  • 中发四季花园 VS 长胜君悦湾在临高谁更胜一筹?

    小区基本信息pk小区配套设施pk中发四季花园小区为填写电梯的具体描述、停车位为:共计:1396;地上:958、地下:438。周边配套pk中发四季花园交通:距海口93公里、美兰国际机场98公里;“西部沿海观光大道”连接海口的滨海大道;“海口新绕城高速”将文昌、屯昌、临高连接海口。

  • 中国完成S-400性能评估 击落250公里外超音速靶机

    [文/观察者网 堵开源]塔斯社1月10日报道,俄罗斯军事外交人士透露,中国完成对S-400导弹性能评估试验,在12月底进行的第二次试射中,使用48N6E3导弹成功击落了250公里外以600米/秒速度飞行的飞机目标。俄媒称中国国防部领导层对S-400导弹的性能做出了高度评价。据后来俄罗斯专家接受中国媒体访谈时的说法,中国方面当时用S-300PMU2系统发射48N6E2导弹,击落了184公里外模拟战略

  • 二十年后,世间再无南斯拉夫

    二十年前的五月八日,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北约飞机“误炸”,三名记者不幸遇难。1929年,国名改为南斯拉夫王国。十年后二战爆发,以德军为首的轴心国迅速侵入南斯拉夫,首都贝尔格莱德被攻陷,整个南斯拉夫被匈牙利、保加利亚等邻国瓜分。二战胜利之后,原有的君主制被罢黜,铁托领导的“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”成立。作为前南斯拉夫的主体国,塞尔维亚直至现在,战争的创伤仍无法抹去。

  • 伊万卡“踩针”出行,穿猩红色大衣太惊艳,带三娃忙碌却不失优雅

    当地时间22日,37岁的美国第一千金伊万卡出现在华盛顿特区卡罗拉马的街道上,准备去卢巴维奇犹太教堂,参加一年一度的住棚节活动。曾经做过模特的伊万卡,当天的装扮格外惊艳,主要就是因为她所穿的猩红色伞裙大衣。伊万卡当天的高跟鞋鞋跟又细又高,真是有了“踩针”的感觉,但即使是这样,作为三娃妈妈的伊万卡也不能只顾着美,她还需要照顾三个未成年孩子。

  • 想在家里装投影仪,幕布安装方式有哪些?

    最后,需要提醒一下各位的是:留槽安装投影幕布的话,安装的时候常规的电钻是不够位置下手,这个时候可以用软轴钻头来打螺丝,像下面图片这个家伙。关于投影幕布的安装方式,大概就是以上介绍的了!

  • 南宁地铁1号线计划21:30停运,网友不乐意了!

    盼望着,盼望着,南宁地铁1号线就要全线开通了。运用列车数共计19列,其中16列上线,3列备用。但是南宁地铁不是还处于试运营的阶段嘛,估计以后正式运营的话会延长时间的。乘地铁坐完1号线全程才6元,而出租车夜间起步价就有11元。坐地铁比打出租车便宜多了,只可惜现在南宁只有一条地铁线开通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disbonjour.com 鸿运国际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